当前位置:redfuji.com职场惠州传统村落活化走出了新路子
惠州传统村落活化走出了新路子
2022-10-12

自惠州四年前晋升国家历史文化名城,随着惠州城市建设的推进,城市历史街区保护与利用提速发展,作为历史文化名城重要组成部分的古村落则伴随着乡村振兴工作的开展焕发出新的生机。

日前,恰逢周末,笔者在惠城横沥镇墨园村看到,往来的游客穿梭于古村落间,拍照打卡,休闲野趣野餐,成为古村里的新景象。墨园村由于邻近主城区,随着近年来乡村旅游的兴起,一到节假日,游人如织的场景就成了村里边的常态。

这只是古村落活化的一个小缩影。得益于历史文化资源的丰厚留存,惠州当前已有国家、省、市各级传统村落30个。随着传统村落保护项目的实施,多个古村焕发出了新颜,成为市民假日游玩的好去处。

据惠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公布的最新信息,古村落不断迎来新的发展。日前,位于博罗的旭日古村已正式完成了传统村落保护利用项目,一批古老的建筑得到新生,有效展示岭南古村落文化和农耕文明。此外,惠阳秋长街道茶园村、惠东县多祝镇皇思杨村等5个传统村落保护项目也在加速推进建设。

古村新貌

旭日村保护利用项目完成

作为惠州首个完成传统村落保护利用项目,位于博罗龙华镇北面的旭日村是一个具有300多年历史的古民居群。前临东江,右依太平山,北靠罗浮山,诸山环抱,风景秀丽,在2012年被评为中国传统村落。

据市住建局介绍,旭日村全村约有600多间古房屋,是以“麻石半墙,青砖到栋,中间铺麻石天井,两边住房形式一样”为特色的砖瓦结构建筑,建筑群依山就势、错落有致,具有典型的明清岭南建筑风貌特点。

“历史文化名城不止在城间,同样也在于乡野。”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作为历史文化名城留存的主体,城市历史文化街区的历史文化遗留丰富集中,但作为乡野的古村落遗留,同样也是城市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保护好、利用好、发展好同样值得关注。

具体到惠州该项工作的开展,伴随2015年10月成功晋升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惠州于该年底即在全市范围内率先开展了地方传统村落名录命名工作,先后命名了两批次惠州市传统村落。截至目前,全市拥有各级传统村落30个,分别为10个中国传统村落、10个广东省传统村落(其中5个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以及15个惠州市传统村落。

“传统村落的布局、历史建筑遗留等,往往代表着一个区域的文明历程,均有效展现着村落的发展历史进程,是研究城市文明演变的重要依据。”长期坚持惠州城市历史整理和挖掘的研究专家指出,各区域传统村落所展现出来的建筑美学和农耕文化情调,为研究惠州乃至整个岭南历史建筑和村民习俗提供着实物资料。此外,综合当前城市乡村振兴、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工作的开展进程,整理和活化古村落无疑更加具有现代意义。

规划统筹

引领传统村落有序发展

丰富的历史资源遗留是城市的宝贵财富,但在历史的发展长河里,部分资源也正在被自然或人为损伤。如何优化保护管理和活化利用?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介绍,随着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申报成果,相关保护体系不断得到完善,当前已初步构建起了名城委统筹、专家库指导、各部门各司其职、社会积极参与的名城保护管理体系。

具体到传统村落的保护实施,笔者注意到,通过规划统筹引领,有计划、有步骤、分缓急的管理机制的实施有效探索出了古村落保护活化的新路子。

据市住建局介绍,为全面摸清家底,梳理惠州传统村落资源,该局自2012年开始便会同有关部门组织各县(区)开展了传统村落调查摸底,按“一村一档”要求建立了传统村落档案,并将信息录入全国传统村落管理信息系统,同时组织编制《惠州市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基础研究》,为传统村落命名和保护发展规划编制工作提供依据。

而惠州市人民政府于2016年印发《惠州市传统村落保护利用办法》则意味着传统村落保护顶层设计得到建立。从总体上明确了传统村落保护的原则和保护利用措施,规定传统村落应当整体保护,保持传统格局、历史风貌以及自然和田园景观等整体空间形态与环境。

全市层面的保护机制的明确则为传统村落的发展实施开足了“马力”。加速编制详细村庄保护发展规划统筹保护利用,当前全市的15个国家级和省级传统村落均已完成保护发展规划,15个市级传统村落也正在编制当中,预计今年底前就将全部完成编制工作,为科学合理推进建设提供了基础。

因地制宜

让老建筑焕发新生机

“规划统筹明确了古村活化的‘纲’,而通过多方的资金筹措则使得村庄‘新颜’渐显。”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坦言,近年来,各级政府对于传统村落的关注不断在增强,古村的开发建设也不断迎来了新惊喜。“旭日古村就是如此,通过项目建设实施,村庄变了模样。”

笔者注意到,根据现行政策情况,入列中国传统村落的10个村庄,每个村都将获得中央补助资金300万元。与此同时,市政府层面还将补助传统村落保护发展规划编制费用500万元,各县区将传统村落保护资金列入本级财政预算。此外,还将灵活施策,鼓励引导社会资本和民间资本以捐资、投资、合作开发等方式参与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开发。

有了规划引领和资金加持,传统村落的活化之路也走得顺利起来。该负责人介绍,根据相关的保护利用规划,惠州正实施传统村落保护利用项目,推进各村落内传统建筑的修缮和环境整治,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挖掘、保护和传承,让一批古老的建筑焕发新的生机。

例如,近年来,龙门香溪堡旅游区出资500多万元维修功武村古建筑群,博罗县筹集700多万元维修旭日村古建筑群等,切实带来了历史收益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均形成了良好的带头示范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当前,博罗旭日村传统村落保护利用项目的完成。除此之外,惠阳区秋长街道周田村和茶园村、惠东县多祝镇皇思杨村和稔山镇范和村、龙门县龙华镇绳武围村等5个村正在实施传统村落保护项目。此外,惠城区横沥镇墨园村、惠东县铁涌镇溪美村、龙门县龙华镇功武村和永汉镇鹤湖围村等4个村正在开展项目前期工作。

针对后续工作的开展,市住建局相关负责人直言,将不断督促各县区住建部门按照乡村振兴战略要求,规定传统村落保护、整治、更新的区域和范围,进一步明确具体实施的政策和措施。“因地制宜,一村一案一品,深入挖掘各村的历史特点和文化特色,推进传统建筑的修缮和村落的环境整治。”他说。

■链接

惠州各级传统村落一览

中国传统村落

博罗县龙华镇旭日村、惠城区横沥镇墨园村、惠阳区秋长街道茶园村、惠阳区秋长街道周田村、龙门县龙华镇绳武围村、惠东县多祝镇皇思扬村、惠东县稔山镇范和村、惠东县铁涌镇溪美村、龙门县永汉镇鹤湖围村、龙门县龙华镇功武村。

广东省传统村落

惠城区芦州镇岚派村、惠阳区良井镇霞角村、惠东县多祝镇皇思扬村、惠东县稔山镇范和村、博罗县龙华镇五村、博罗县湖镇镇湖镇围村、博罗县湖镇镇大田村、博罗县公庄镇吉水围村、龙门县永汉镇鹤湖围村、龙门县龙华镇功武村。

惠州市传统村落

惠东县多祝镇田坑村、惠东县平山街道古祝山村、惠东县梁化镇石屋寮村、博罗县杨村镇井水龙村、龙门县龙华镇水坑村、惠阳区三和街道铁门扇村、仲恺高新区潼湖镇赤岗村、龙门县永汉镇王屋村、龙门县地派镇见龙围村、龙门县平陵镇白芒坑村、龙门县龙城街道花围村、惠阳区镇隆镇大光村、惠东县多祝镇蔡屋围村、惠东县吉隆镇瑶埠村、仲恺高新区陈江街道东楼村。